佚煜

❛‿˂̵✧

[冬铁]赎罪

  “詹姆斯.巴恩斯作为昔日咆哮突击队的一员,确实为国家做出了很大的贡献,但是无论如何这都抵消不了他之后犯下的错误,即便他当时不属于自主行为,但我们仍应该监管他直至他完全摆脱被控制的危机……”

  电视上的主持人仍在对着镜头大张其谈,Tony却不想再看下去了,“Friday,mute!”随着视频声音的消失随之而来的是骇人的寂静,明明基地空调恒温在26摄氏度,Tony却只觉得浑身打颤,仿佛又回到了在西伯利亚的那一天,片刻后,理智渐渐回笼,Tony用颤抖的手拿出了放在抽屉里的那支老旧的翻盖手机,拨了出去。

  “滴……滴……”很快,电话那头传来了欣喜又带着几丝焦急的声音。

  “Tony!怎么了?你现在安全吗?需要我的帮助吗?”

  “Cap.”Tony淡淡的回应了一句。

  “我已经申请让巴恩斯回基地治疗了,不过在基地里会限制他的行动,如果出门一定要报备,还会定期有心理医生为他做测试,直到他完全好了为止,你们还有三个小时可以享受,三个小时之后,政府部门会来监控他,这已经是我能争取到的最好的条件了,你应该清楚。”

  “可是,To…嘟……嘟……”Tony不耐烦的挂断电话,揉了揉眉心,望着桌子上的手机发呆。

  与此同时,Steve盯着被挂断的电话,无奈的看向巴基“你也听到了,巴基你要是不愿意,我们也可以不去的...”

  “Steve,这已经很好了,对于我来讲,不用东躲西藏的生活,可以清除脑中的定时炸弹,还是住在复仇者基地这么好的地方,已经足够了,这已经算是我以前逃亡的时候想都不敢想的生活了,我应该为自己曾经犯下的错来赎罪...”

  “巴基,那不是你的错,如果...”巴基打断了一脸急切想要为他辩解的Steve,开口道

  “Steve,这一次就让我自己做选择吧!Stark能够帮我争取这么多,我已经很满足了,尤其是在我曾经犯下了那样的错的情况下,我们应该感谢他,为他所做的一切。”Steve却突然沉默不语。

  “Steve,根据我最近的观察,好像你们把Stark这些年对你们的关怀当做理所应当,不以为然的样子,如果你们不愿意去看见Stark的付出,不给予他足够的信任的话,那么造成现在的结果是必然的,不是吗?”Steve看着巴基的眼睛,唯唯诺诺的开不了口。

  “身份验证通过”天花板上传来Friday淡漠的声音,作为见证过西伯利亚的事件的人工智能,她认为她有权利冷漠的对待两人。

  “Friday,Tony现在在这里吗?”Steve眼中带着丝丝期盼等待着她的回答。

  “boss已经休息了,如果想找他,请明天早上再来。”话落,两人都有些失望,不过现在也没有时间失望了,与政府部门协调,做测试,占据了剩下的一大部分时间,等到基本上完成之后,就已经夜深了,巴基躺在床上久久不能平静,心里一直想着明天要如何表示对Stark的歉意,如何感谢他对他的帮助...

  然而基地的另一间房间内,同样在床上碾转反侧睡不着的还有Tony,他让Friday调出了巴基今天下午测试的资料,反反复复的研究,Tony在心底问自己原谅巴恩斯了吗?当然没有,永远不可能原谅,但是理智却告诉Tony这不是巴恩斯的错,无数个念头划过脑海,就这样没有人睡觉的夜晚悄然而逝,转眼便到了第二天。

  尴尬的氛围环绕着会议室,“Cap,你先出去一下,我有些话想要和巴恩斯先生单独谈一谈。”

Steve不放心的和巴基讲了几句,对着Tony欲言又止,这才缓步走出了会议室。

  “他依然不相信我对吧?”坐在椅子上沉默的巴基不知道该怎么回答Tony的问题。

  “我只想和你谈几点,第一,作为复仇者的预备役,在战斗的时候我会完全配合你,不会公报私仇,这一点你可以放心。第二,作为Tony Stark来讲,你始终是杀害我父母的凶手,或许我们以后会成为朋友,但是我是不会原谅你的,希望这点你可以明白。最后,你待会和我去做几个测试,我会帮你再做一个手臂,但是,只有在你完全康复的情况下,才会给你。”

  “好了”,Tony穿上西装对巴基说“你现在可以去找你的好队长了,记住下午两点钟来实验室找我,一个人来就可以了,我暂时还不想看到他。”说着便快步离开了。

  会议室外的Steve正在忐忑不安的等待着,见Tony出来后,急忙拦住Tony想向他道歉,然而话还没出口,就被Tony拒绝了,看着Tony坚决的背影,Steve只能期望用时间来冲淡这一切的伤害。

  老冰棍们的事情算是解决了,然而无论是政府还是民意都还有许多事需要Tony处理,再加上在西伯利亚受的伤还没有完全好,基地里就常常只剩下巴基和Tony,随着时间的积累治疗的效果慢慢显现出来,巴基也渐渐的变得活泼起来,倒是让Steve激动的不行,这反而让巴基更加感激和关注Tony,随着记忆的回归,布鲁克林一枝花的本能也在慢慢觉醒,当巴基发现自己总是身不由己的追随Tony的身影,情不自禁地观察他的喜乐,迫不及待的了解他的一切的时候,巴基就知道他完了,可能这辈子都要在TonyStark的毒药中躺着了。

  内战过后带来的影响基本上都是消极的,这也大大的加重了Tony的工作量,让他更想把Steve的一口大白牙打掉了。然而,更令他在意的是一个无时无刻不在他面前刷存在感的冰棍二号,因为治疗还没有结束,他也不能出门,于是就天天跑到他面前,操心他的饮食起居,他倒也不会说什么,只是在你去喝咖啡的时候,吃甜甜圈的时候,不按时休息的时候,跑到你面前,睁大他那双水灵灵的鹿眼,可怜兮兮的盯着你看,这样还怎么干坏事?慢慢的Tony头疼的发现自己好像越来越习惯工作时多一个陪伴的人,习惯被那双若有似无的眼神注视,更为恐怖的是,他已经慢慢习惯小鹿仔给他制定的作息时间表,开始注重保养身体了,一切都看似向着好的地方发展。

  然而,他们知道这一切也就应该到此为止了,无论哪一方都不应该也不能够继续向前了,就保持这种朦胧的感觉就已经是极限了,他们背负的太多太多,如果一定要怨便只能怨命运。其实这样挺好的,巴基想,他是来赎罪的,一个罪人,又怎么敢奢求那么多呢?

-end-

 

评论

热度(24)